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·幻·灵·魂

情绪的流动 思维的缠绕 呼吸的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色画(二)  

2012-10-11 19:56:01|  分类: 小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他走进同事的家,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。主人格外殷勤地招待他,端茶倒水,挪过椅子让他坐下。他直说不要不要,竖在客厅门边,手袖在裤袋里,捏着汽车钥匙——人都来了,还是一副要走不走的样子。主人笑着说:“好好,随便,你能来就是天大的面子了。”

客厅里高高低低,站着坐着十多个人,直面的,侧面的,双手捧杯的,一手捂嘴的,还有一位女士嫌热正脱着外套,一件领口镶了金片的黑羊绒外套正褪到臂弯,金片泠泠闪烁,最是撩情。

满屋子大都是同事,他看着他们来,也将看着他们走。总是这样的,公司留不住人,但留住了他。他早已停止计算为公司效力的年头,曾经换过工作,却不到半年又重新回到旧公司,据说到底是习惯老的,闭着眼睛也不用担心出错,不出错就是他的人生目标。

因为效力有年数了,他在公司多少有点莫名其妙的权威,可以对老板说不,包括拒绝做小老板。好在他也不在意继续负责吃重的项目,老板对他更加赏识,是以形成良性循环。他平时不苟言笑,闷头工作,偶尔开个冷玩笑,同事都要想半天,想笑,却已错过时机。他更以从不参加任何公私派对著称,同事要开乔迁派对邀请他,也不过时顺口说说,人情上的周密,而其他同事见面问他是否会去,只因别无话题,捞到现成的救命稻草,意思里的敷衍。他完全可以一如既往,到了周六完全不记得还有那么个派对。这一次他来了,磨磨蹭蹭,迟到了大半个小时,刻意要体会轰动效果似的。

我有那么自绝于人民吗?他想。汽车钥匙终于从手心脱落,空出那只手挠了挠头,尴尬地笑,“有那么大面子吗?”

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茶几上零乱地摆着水果话梅瓜子,一堆一次性水杯,水杯上用各种蓝圆珠笔写着姓名。他很少参加派对,看着这办法很新鲜,感觉每一个杯子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在热闹里,水杯们沉默地等待着什么。

众人的欢笑打断了他的联想,他试图跟上话题。他非但晚来,原本在公司又很少参与闲谈,所以不很熟悉话题的前因后果,此时用心听,用心分析,还是找不到切入点。只要他一分神,其他人都得到信号,偏都心领神会地哄堂大笑。他是这一盆沸水表面孤零零的一只小乒乓球,浮着,被沸水的蒸腾挑逗着,却是只沉不进去。他决定喝点什么,站起身来,给自己倒了杯咖啡,很陈腐的香味。咖啡碾成粉末还能有生命,化为味道的生命,但味道衰老了。

手机响了,他最近刚换了新手机,楞了半天才明白是自己的。摸了几个口袋,最后从外罩衣内袋里捞了出来,点好正好断了。是个陌生的号码。如果是那有限的几个熟悉的号码,他能决定是否回复,陌生的号码就吃不准,八成是打错了。

手机又响了,他可怜对方再次犯错,刚接起来,对方是个女性,劈头盖脸就说:“你在哪里?家里的电话没人接,我马上到你家门口等你。”

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犹豫着:“怎么了?”

“不是说好晚上帮我画画吗?”

“我什么时候说要画画的?”

“今天一早给你打电话约好了的,总之你答应了。”

也是早上的电话吗?早上的电话是妹妹打过来的,说是母亲丢失了都记不太清,有可能忘了这个女人。总会无缘无故地欠了债,对妹妹他没能搞清事情到底的根源,对女人他没能画画。无缘无故就陷落了。但他哪里无所事事呢?若在往常,可能也认了,今天却是正儿八经在参加派对。他隆重地说:“我真的很忙。”

“你能忙什么?”女人不相信,口气里有很隐秘的不屑。

他曾乐于堕落,但不,至少今天不能自甘下流。就不去想妹妹电话的内容,他也忙得根本无法再帮女人画画。“当然忙了,有很多重要的要做。”

“你不是号称以百无聊赖为事业吗?”女人还真知道些他的胡言乱语。

“别别,现在改了。人总是要做点事的。这一晃——”这一晃半辈子没了,什么都没做,就连母亲丢了亦束手无策,他一个寒颤激灵到脚趾尖。

“那好,你既然要重振人生,不更应该画画吗?从画画上跌倒,再从画画上爬起来。”

女人到底是谁,说的话都像是他对着镜子说的。他心动了。再说有个女人等着他,求他快点回家。他原以为今天是一条雨后的蜗牛,脱离他背负多年的贝壳,要在大千世界里迷失一把,偏偏从地缝里冒出一个女人,非但告诉他回家的方向,还在拉他呢。被人拉扯是一种幸福。

“你到底怎么说?”女人不明白他的咿咿唔唔。

“可我在同事的派对上——”

“派对?你也参加?”

“同事买了新房,算上是喜事,沾沾喜气也好吧。”

“得了把,哪个同事有这么大面子?该不会是在追哪个妹妹吧?”

他连忙叠声澄清:“没有没有。”

说罢又觉得自己表现失常。他从来喜欢口头风流的,他怕什么?怕人指责他在母亲失踪之日还能过嘴瘾?怕女人多心?但女人是谁他都想不起来。“毕竟一场同事,人家请了好几次,既然来了——”

“既然去了就可以走了,派对不都是这样吗?”

真就是女人说的这样吧。生了,就有死,来了,就可以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