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·幻·灵·魂

情绪的流动 思维的缠绕 呼吸的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低音提琴手的手指  

2012-07-01 00:13:16|  分类: 音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2年07月01日 - 幽静心境 - 梦·幻·灵·魂

 

范宗沛的音乐荡在耳边,虽然旋律轻盈欢快,可只因是低音提琴,总也都是沉重的。

负重跑一般,心情再愉悦,身体上的负担是如何也摆脱不了的。

心情愉悦便够了。

去听柏林交响乐团在上海的演奏会。我一直是非常喜欢着那个乐团,也一直喜欢着柏林——那个每年都会举行森林音乐会的地方,美丽且孤独。

似乎扯得有些远了。

柏林交响乐团的指挥里奥·夏巴多是有着便便大腹的体型,却依旧可爱。上台时喜欢忽略他肥硕的身体而一跃登上指挥台,乐团演奏之热闹之处会转过身来指挥观众鼓掌,气氛被他带动的愉悦。

这依旧不是我想说的关于演出的话。

我在演出开始前的半个小时在座位上坐定,是楼上第四排中间的位置,楼下的设备一览无余。我发呆就数舞台上的椅子和谱架,总也数不出一个定数。

再次向台上望去,舞台的角落昏黄的灯光下一个突兀却和谐的身影显现出来,纵使舞台上只有他一人可也终究成不了灯光聚焦地的主角,独自孤单地摆弄着琴弦。右手不断地拉动着,舒展着手臂,对于周围的喧闹不瞥上一眼,自顾自的。

参与演出的低音提琴手共有4人,是需要站立着弓着腰身体无法运动手臂却要不断来回移动的人物,总也是乐团中最为辛苦的人物。可他们是不会觉得辛苦的,一如乐团中的每一员。也一如马戏团的小丑吧,辛苦自己为整出戏添彩,而往往是最不被看好的角色。

那个低音提琴手是不会伤心的,他会因自己的音乐以及隶属于如此优秀的乐团而自豪,他也去会坚信自己的地位,那是超脱了绿叶对于红花的地位。

即便如此,那又为何,在演出的整个过程中,那个身体弯曲却极度舒展双臂的人,那个认真地锁住双眉可又沉醉于音乐中的乐师,不会知道自己的手指看起来有多么的寂寞。

寂寞在欢愉的乐曲中轻挑琴弦拨出笨拙的节奏,在最低的音域中拉吟冷漠的低音。小提琴音是尖锐的,所以小提琴手的手指灵敏而柔韧。中提琴与大提琴在乐曲中是平淡无奇的庸人,琴手的手指只是不会有情感的手指而已。唯有低音提琴手的手指,无论是怎样的音乐,只是为了抚出悲伤而生而长,修长的让人心疼。

同样旋律和作用在乐团中的乐器还有巴松,粗长的红色或是金色的大管,作为低音声部的砥柱之一,时而坚毅时而轻巧。

可终究也是不同的,巴松是音色圆滑的乐器,圆圆满满的,虽不至于用“油腔滑调”来描述,可毕竟少了沧桑。不似提琴,是弦与弦的摩挲,而摩挲本就是一种苦痛,痛定思痛,唯有发出裂帛般惊心的乐音,而这种乐音也是痛到彻骨的,好似用钢锯在肌骨上割出纹路一般,却无声。

可低音提琴是有声的,这便是那手指寂寞的所在。所以才要狠狠抛掷出那些沉重的音符,只为了一切事物的阴暗面而存在。

只有如此了吧,或许那双手的主人并未察觉。

或许他在乐曲结束擦拭琴弦的时候,依旧是为了音乐而单纯地快乐着,这样也足够了。

低音提琴手的手指好寂寞,好凄美的感觉。

2012年07月01日 - 幽静心境 - 梦·幻·灵·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