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·幻·灵·魂

情绪的流动 思维的缠绕 呼吸的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江南的味  

2011-09-21 21:19:24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菱的故事是长在水中的。

所以,我就特别羡慕那些生长在水边的人。碧波样的童年里,点缀着荷花、青菱,抑或鲤鱼……多年后打捞起那片记忆,仍鲜活得像一幅不会褪色的年俗旧画。

譬如周作人,他曾特地作文,讲述那些“陀白背”“水红菱”等有关菱角的日常旧事,品俗恬淡,却有汪曾祺,他在《受戒》的末梢写到:野菱角开着四瓣小白花……

 

江南菱 - 幽静心境 - 梦·幻·灵·魂

 

与菱角的交往故事,最早发生在童年,——那个对任何事都有着柿子汁一样甘醇浓厚兴趣的时候。这个时候的菱角,便能弯出许多生动美好的故事来。我常常在天尚未寒的浅秋里,想象着此时江南的乡下是否有勤劳且顽皮的男孩儿,抑或穿着蓝印花小褂扎羊角辫子的小姑娘,坐在木制的大盆里,在风平浪静的湖面上,翻找着那些红的、绿的菱角儿。偶尔,有清凉的水珠从对面洒过来,是男孩儿发起的快乐袭击,水乡妹子是不怯的,奋力还击过去。于是,一串串珠子在湖面上被抛了起来,然后又噗通噗通地落进水里。一不小心,便将弯腰弓背的老菱惊落了……

我的童年也是生长在江南,那里有青紫色的下野菊,但没有菱角的故事,这让我多少有些心生遗憾。所有对菱角的想象,只能从影像的基础上得来,像在遥望《诗经》里蒹葭苍苍处的那位伊人一样,有种不可望亦不可及的期待与好奇。

 

江南菱 - 幽静心境 - 梦·幻·灵·魂

 

江南菱 - 幽静心境 - 梦·幻·灵·魂

 

多年后,我搬居所,终于修得了与菱为邻的缘分。


立秋后的菜市场,常有乡下大婶兜售菱角。望着它们那如牛魔王被擒的傻傻摸样,感觉好笑。心中涌出碧波盈盈的一些话,此刻,却不知如何对它说出口了。好像,过了那个年纪,有些事便兀显过气了。比如童趣,比如爱恋……拨去心里的枝枝叶叶,现实的关系便单纯粗俗而直接,那就是,只剩下吃了。


称一斤带壳的四角菱,坐在桌前不紧不慢地摆弄它的直角和弯腰角。不想,一会儿便手指生疼。不是我把它掐的,而是它把我掐的了。后来辗转菜市场。其实,现成的菱米倒是也有卖的,我只不过是想小寻一下菱角的弯角里是否藏有故事罢了。


剥菱的间隙,忍不住将那白生生的菱米往嘴里送,脆甜,是我想象中的味道。但对某些人来说,菱角的这口子味儿,未免显得太稚嫩,满足不了那被鱼香大肉磨砺过的中年味觉了。不过,我觉得品菱,寻的是一个地域抑或说是一个城市最初的味道。江南的味道,就是菱角味儿的,莲藕味儿的,脆生生的,泛着爽甜。

 

江南菱 - 幽静心境 - 梦·幻·灵·魂

 

其实,我们都知道,很多很多的城市都正在被红烧,浓油赤酱渐渐掩盖了它们最初的味道。如果,没有前世,谁又会去追寻它原来的摸样呢?这样想着,我便释然了。或许,我就是曾经沉落在水底的那枚千年老菱。很多年后一天,它苏醒了,兀自在江南的水边,寻找着旧光阴里的那些美好往事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