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·幻·灵·魂

情绪的流动 思维的缠绕 呼吸的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下 放  

2010-04-14 22:19:31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文革期间,我的父亲下放到了苏北农村,我的母亲去了江北的一个农场,在那里接受劳动改造。

1968年的冬天,我随母亲去了江北的农场,那年我只有七岁。

这个冬天异常的冷,江面上结了一层薄冰,坐在过江的船上,母亲将我搂在怀里,为我遮挡那四面八方吹来的寒风。我悄悄地抬起头看着母亲,她茫然地看着浑浊的江面,一言不发,我知道她心中的忧虑。于是我用头在她怀里拱了拱,母亲回过神来,将我的衣领拉了拉,她的手碰在我的脸上,冰冰凉凉的。

下雪了,大朵、大朵的雪花从天空飘撒下来,洁白的雪花将大地装扮得晶晶透亮。下船时,眼前已是一片白雪皑皑,无法分清哪里是田地哪里是小路。

母亲搀着我,深一脚浅一脚在雪地里行走。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我兴奋地用手去接捧,母亲也受了感染,她的心情渐渐地好了起来,和我玩起了打雪仗,我被母亲的雪球连连击中,看着我一头一脸的雪,母亲发出了哈哈的笑声。

我看着如此洁白的雪,忍不住抓了一把放进嘴了。母亲笑着告诉我:雪能将地底下吃庄稼的虫子冻死,到了春天,庄稼就会茁壮成长。丰收了,我们就可以吃到大米、蔬菜和水果。

母亲的笑容是那么的美,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,希望她的脸上天天都有这般笑容。

到了农场后,才知道这里的生活是多么艰苦。

用砖头砌起来的房子里外都没有粉刷,屋内,沿着墙边用砖头垒起来一条通铺,很多的人住在一间屋里。窗子上的玻璃不知是没装还是被打破了,用报纸糊住。风从报纸破裂的地方吹进来,发出“嗖嗖”的哨子声。屋里没有一点热气,就像一个冰窟窿。

晚饭的哨声响了起来,母亲拉着我急忙往食堂走去。食堂的屋子不大,灯光也很暗,一个窗口打饭一个窗口打菜。母亲让我在餐桌边等着她。我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,可看到窗口前排的那么长队,只能将肚子捂捂紧忍着。好一会儿,母亲端着饭菜过来,我如饿狼般地大口大口吃起来。已经没有热气的饭菜吃到肚里更觉冰凉。吃完饭后,母亲打了一瓶热水带回来。这一瓶水我们是要用到明天晚上的,母亲告诉我要节省着用,于是我们把洗脸的水再用于洗脚。夜晚,躺在床上,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,四处漏风的房间,似乎被风吹得摇晃起来,屋顶挂着的灯,晃晃悠悠地将暗黄的灯光从屋内这个角落晃到另一个角落,让我产生了恐惧。我躲在母亲的怀里将眼睛紧紧闭上,就这样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

第二天,天还没亮,母亲就和大人们一起下地劳动了。我酣睡到了上午才醒来,一睁眼,大人全不在了,只有几个和我一般大的孩子在房间里玩耍。

就这样,我也开始了下放的生活。大人们白天劳动,晚上要学习,我们就待在房间里做游戏。

天气非常寒冷,地上的泥土都结上了霜,一开房门,一股冷风窜进了屋内,吓得我们不敢出门, 整天就待在屋内。

终于天气渐渐转暖了,我们可以出去玩了。于是我们在田埂上奔跑,在河边戏水,有时我们去地里挖胡箩卜,鲜黄的胡箩卜诱得我们直流口水,我们将挖出来的胡箩卜在水塘里洗了洗就吃起来,“咔嘣”一口咬在嘴里,又甜又脆,真好吃。这是我这一生中吃过的最好吃的胡箩卜了。

农场隔壁是一个部队,我们常去那里,和那里的战士一起玩耍,跟他们学列队训练,看他们练习打靶,射击声非常响,有时我们忘记捂住耳朵了,被震得耳鸣,还傻傻的笑着。

这时期的我们真正是无拘无束、无忧无虑、天真无邪,生活虽然艰苦,但我们非常快乐。

过了一段日子,开始陆续有人回城了,孩子也都随大人离开这里,只剩下了我一个。母亲又被分配去了养牛场干活,我也跟着去了养牛场。

一见到那么大的水牛,我害怕得不得了,总感觉的一双大眼睛在瞪着我,一双牛角凶恨地对着我。我不敢靠近,从们身边走过时,要绕好大的一个圈。我只有爬在草垛上,看着大人喂牛吃草,牵牛饮水……

养牛场里有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黄牛,我非常想去捉弄他,可我又有点害怕,于是拿一把很长的刷子,站得远远的,在他身上刷来刷去,小黄牛好像很喜欢我这样,每次我用刷子刷他背时,它会闭上眼睛一副享福的样子。渐渐地我不是那么害怕了,敢喂他吃草,还学着大人将草裹住用水泡软的黄豆喂他吃,喂它吃东西的距离也逐渐缩短。小黄牛与大水牛不同,他不需要在鼻子中间串根小木棍,我就在他脖子上拴了根绳,牵着他去河边饮水。小黄牛成了我的小伙伴了。

对大水牛我还是有点惧怕,有一次,我壮了胆子牵着一头大水牛去河边,饮完水之后,从部队那边发出的射击声刺激了大水牛。他发疯般地窜了出去,我被吓呆了,可我手还紧紧握着牵牛绳。牛奔跑起来的速度是我哪里能跟上的,不一会我就摔在地上被拖着,很快大人们发现了,他们一边朝我奔来,一边喊着,可他们喊的话,我一个字也没听见。也许是了受惊吓,我一时昏迷了过去。

当我睁开眼时,就见母亲松了一口气。母亲告诉我,牛发疯般地拖着我乱奔,大人们喊着要我松开牵牛绳,直到昏迷了,我的手才自然松开了绳子。好在衣服穿得多,身上没受到多少伤,否则一定是皮开肉绽了。

因为我的原因,母亲被准许回家休息两天。

两天后,我们回到养牛场就听说有一头牛快要死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到害怕,跑到兽医那里,我傻了眼,地上躺的正是那头小黄牛。听大人说,昨天夜里,他跑到了粮仓里偷吃了好多黄豆,然后又喝了很多水,黄豆在他肚子里涨开了,将肚子撑得好大。看着小黄牛那么痛苦,喘息声也越来越微弱,兽医决定将他先弄死了,以减少他的痛苦。

我蹲在小黄牛身边,为他揉肚子。小黄牛的眼睛始终看着我,可我救不了他。我不敢看大人是怎样将他弄死的,躲在一边哭了起来。

从这以后,我再也没进过养牛场了。不久之后,母亲结束了劳动改造期,带着我回到城里。

下放的生活,是我人生的一段小插曲,这一段具有特殊意义的生活留给我的是永恒的记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